杨毅

发稿时间: 2020-09-26 21:00:12

极速赛车微信登录【〓+嶶:3335597】【网9558cp.cc】【〓+嶶:1144633】实力信誉,最高赔率,大额无忧,正规信誉大平台,平台24h为您提供服务!盗御马

  原标题:[深度]从新冠疫苗到成立中国学校,阿联酋拥抱中国的背后

  [环球时报驻阿联酋特约记者 海沙木 环球时报驻埃及特派记者 黄培昭 曲翔宇]“不差钱”的海湾石油富国阿联酋近来颇受世界关注:先是8月中旬宣布与以色列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接着9月中旬又宣布“紧急批准”使用中国研发的新冠疫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阿联酋和中国各个领域的合作可圈可点。从经贸往来到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合作,从选择新冠疫苗再到成立迪拜中国学校……阿联酋“拥抱”中国,既有官方的顶层设计,也有经济转型和地缘博弈的务实考量。如果说,针对国际油价下跌的“后石油时代”,阿联酋早就未雨绸缪,加速经济多元化发展,那么,着眼“后疫情时代”,阿联酋会更看重中国这个特殊的“全面战略伙伴”。

  从新冠疫苗到中国学校

  “阿联酋对中国新冠疫苗的质量、安全性和可靠性非常信任。”阿联酋《联合报》近日在报道本国政府“紧急批准”使用中国研发的新冠疫苗时,还强调说,“中国成功的抗疫经验已给世界留下深刻印象,其做法值得借鉴”。阿联酋国家媒体委员会执行主任里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本人自愿参与了中国国药集团新冠疫苗在阿联酋进行的三期试验。”他身边还有些熟人也接种了中国的疫苗,不仅有效,也十分安全。里希表示,在很多阿联酋人看来,中国已不再是只生产能在迪拜龙城里买到的那些小商品的“世界工厂”,现在包括疫苗研发在内的中国科创产品也让当地人信服。

  在人文交流领域,阿联酋还和中国联手有一个首创。9月1日,迪拜中国学校成立仪式暨2020学年开学典礼在迪拜和杭州两地采用视频连线的方式同时进行。迪拜中国学校是中国教育部首批在海外设立的中国学校。据中国学校的负责人介绍,有阿方的支持,学校成立很顺利。学校不仅接收中国籍的学生,也会对外籍学生开放,但面试时要看中文水平如何。阿联酋沙迦大学常务副校长贝塔亚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迪拜中国学校开学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结果。2018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阿,就掀起‘中国热’。我当时就断言,会有更多的阿联酋学校开设中文课。现在,我们正在见证这样的时刻。”  

  “从支持成立中国学校到决定使用中国疫苗,阿联酋全面加强与中国合作关系的用意十分明显。”在阿联酋《联合报》资深记者法里德看来,一场疫情根本挡不住阿联酋和中国的交往,相反还会加深两国关系的战略互信与合作。沙迦大学人文社科学院教授柴绍锦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阿联酋民风淳朴,热情好客。作为一个宣告成立不到50年的年轻国家,阿联酋没有太多历史包袱,阿联酋人对与各国的合作交流都持非常开放的态度。阿联酋批准使用中国疫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拥抱”中国,从技术到经验

  总体来说,阿联酋人对中国人十分友善友好,对中国抱有很大的希望。两年前,迪拜米拉斯集团和迪拜控股集团联合发起迪拜“拥抱中国”计划,涵盖贸易、投资、文化、旅游等多个领域的合作。早在2015年3月阿联酋就正式申请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成员国。清华大学国际与地区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王霆懿告诉《环球时报》记者,2018年7月,中国与阿联酋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建设对于依赖外贸的阿联酋也颇具吸引力。阿联酋是我国在阿拉伯世界的最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贸易伙伴,也是中国商品进入非洲和东欧的重要枢纽。

  两年前,《环球时报》记者曾走访迪拜杰贝阿里自由贸易港区,当时入驻的企业有7000多家,贸易额占迪拜非石油贸易总额的比重超过25%。近日,自贸港区负责人埃尼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贸港区已发展成为迪拜的经济中心和世界500强争相聚集的宝地,这两年入驻企业又多了近千家,其中就包括不少中国企业。埃尼斯说:“阿中两国合作潜力很大。经过这次疫情大考后,我们把更多希望寄托于中国,希望今后会有更多中国企业入驻。”

  相关数据显示,生活在阿联酋的930万人口中,外籍人口占88.5%。过去外籍人士主要来自印巴和周边的阿拉伯国家,现在中国人保守估算也有二三十万人。此外,据阿联酋《海湾新闻报》报道,有 4000多家中国企业在阿经营业务,涉及贸易、建筑、食品和饮料等领域。近几年,在阿联酋置业、供职、求学的中国人日渐增多,来阿旅游人数也逐年上升。2018年1月,中阿实施互免签证政策。2019年,阿联酋全年接待中国游客175万人次,在西亚北非国家中排首位。2019年阿来华人数为1.18万人次,尽管和中国去阿的人数对比悬殊,但与以往的数据相比已大幅增长。

  据柴绍锦介绍,这次因新冠肺炎疫情,当地华人也建起联防联控机制,这让很多过去陌生的华人开始“同处一群”。疫情之前,走在阿联酋三大城市——阿布扎比、迪拜、沙迦的街头和商场,很容易见到来自中国的游客,做导购和营销的东方面孔也很多。在中国小商品聚集的龙城一期,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象:穿着阿拉伯服饰的阿联酋人和阿曼、也门、伊拉克等中东国家的客商同中国商店雇的南亚国家或非洲国家的销售人员讨价还价。柴绍锦告诉《环球时报》记者:“10年前我初到阿联酋时,中国人的地位不高、影响也有限,走在街上老被当地人当成日本人、韩国人,像我这样从事高等教育和政府咨询的人士,也经常被问‘你的商铺在哪儿’。10年过去了,现在中国和中国人在阿联酋的地位、知名度和影响力都有很大提升。”中国品牌和产品不再是质次价廉的代名词。去年初,华为和迪拜签订总价值近70亿美元的巨额5G合同。华为在世界最大的购物中心——迪拜Mall运营着一家很大的体验店。

  《环球时报》记者去年在阿布扎比和迪拜参加了全球首个人工智能研究型大学——穆罕默德·本·扎耶德人工智能大学揭牌仪式和迪拜人工智能体育会展。该人工智能大学提供的创始校董会成员中有一半来自中国,会展上也有众多的中国相关企业。据阿联酋通讯社媒体同行介绍,阿联酋2017年就启动了“2031人工智能战略”。谈到阿联酋发展AI借助中企之力,中国企业家强调说,在中阿“一带一路”合作中,人工智能合作模式相对固定,中方出技术和经验,阿方出资本和政策。

  值得研究的新“中东瑞士”

  在相关学者看来,在对外交往上,阿联酋谋求实现风险分散化和利益最优化。约旦以色列研究中心主任阿卜杜拉·斯沃哈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在军事安全上仍对美国有特殊需求,但阿联酋正尽最大努力在各大国间实现政治平衡,其“保持中立性”最好能成为“中东的瑞士”,避免被工具化。比如,沙特是阿联酋的“铁杆盟友”,但无论沙特与伊朗有多么尖锐对立,阿与伊朗间的经济合作从未断绝。阿领导层的这一做法已获得东西方的一致认可。一些国际智库这两年还专门研究阿联酋的这一外交政策。

  谈到中阿合作的增多,柴绍锦说,阿联酋积极“向东看”,是为了实现本国在“后石油时代”的经济多元化转型和区域战略位置的提升。中国的巨大产能尤其是基建能力、中产阶级的消费能力、日新月异的科技创新等对阿政治精英有巨大吸引力,他们作出一系列便利决策来吸引中国企业和个人到阿投资、从商、旅游等。阿联酋的国际交往注重实际利益,意识形态色彩较弱。尽管与中国在宗教文化和政治制度等方面有巨大差异,但并不影响双方的战略互信和深度合作。身处兵家必争的波斯湾,阿联酋在军事上与美国深度合作,是一定程度上的准盟友关系,但同时和俄罗斯、印度、中国等保持紧密的战略合作,并积极加强自身的防卫和博弈能力。中阿合作不是交易性和机会主义式的合作,而是阿联酋作为小国生存发展的必要战略抉择。用阿联酋文化部一位高级官员的话来说,中国从被动挨打、经济落后的穷国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阿拉伯世界乃至发展中国家的榜样。

  王霆懿认为,作为领土和人口小国,阿联酋存在严重的安全依赖和经贸依赖。阿联酋采取的是战略平衡而非战略重心转移,其对我国的安全和经济依赖程度仍远不及西方国家。基于中国日益增长的经贸实力和不干涉政策,阿联酋将我国视为对外战略平衡的重要力量,是平衡美欧影响力的潜在国家。

来源:admin  责编:制某坛